职教视野:青春养老人的苦与乐

原标题:青春养老人的苦与乐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年末,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12.6%。

让老人生活得方便又舒心,不仅是每个家庭面临的问题,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一环。近年来,一批批大学生走入养老机构,成为老人们身边的贴心人。今天,我们讲述几位大学毕业生服务老年人的故事。

从上海虹口区回来的邓颖回到湖南省浏阳市一家养老院时,环境的落差让她半天没有适应。

这是一家小型养老机构,只有20多位老人接受服务。湖南一些县级市,小的养老机构多存在于空置的学校、办公楼宇,设施简陋。

但最让她吃惊的是,这里的护工年龄甚至超过了70岁,比院里躺在椅子上接受护理的老人更高寿。与她在上海工作时的人员年龄结构,差了整整三四代人的距离。

她明白,新的工作可能有超乎意料的挑战。

2014年,毕业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邓颖,在校学习的就是养老服务与管理专业。身材娇小的她,偏有一股男孩子的冲劲。2013年,她来到上海银康老年公寓实习,做一名护理员。

“洗澡喂饭,几个楼层轮着转。”邓颖说,当时老年公寓里,一层楼是3个护工阿姨带一个实习生,她和几个同学忙到过年。

寒来暑往,她在几个公办和民营的养老院锻炼,渐渐对学校课堂的知识有了现实的理解。

回到浏阳市后,她找了一家养老院入职。

这家医养结合的小机构,里面住的都是卧床不起的老人。而院里的护工多是周边的居民,不仅年龄偏大,文化素质和技能都有欠缺。“有些老人重达一百五六十斤,他们都是硬扛移身挪位。其实有技巧可以省力,还不伤到自己和老人。”邓颖开始和院长提意见,要换一批年轻护工来上岗。

这一建议炸了锅,有的护工不甘失业,指着邓颖的鼻子恫吓。

“你要把自己当成小姑娘,事情就做不成。”她笑着说,在一个养老机构时,负责的那层住的全部是老爷爷。她和一个男护理没顾上其他,洗澡喂饭都是日常工作流程。

糟心的事不仅是这些。以她的经验,在一些公办养老机构里的特困老人最让人费心。

一位姓张的五保户,转到她手上护理时,身上3-4个碗口大的压疮已经烂到肉里,老人左侧肢体不能动,瘦得不行,却蛮横得坚持不让处理伤处,常以吼叫和白眼冷对。几次碰壁后,邓颖和护士长改变方式天天对他进行“恐吓”:如果不处理就会烂到骨头里最终丢掉性命。这才让对方屈服。

去疮、敷药,补充营养,每天用红外线灯照射,整整辛苦了3个月,她们硬是把这位老人调养成了面色红润的“胖子”。

院里的一些特困老人终身未婚,性格急躁,常为小事与护理人员争吵,甚至因为打麻将时一两元的输赢而争吵,殴打护工和其他老人,弄得邓颖她们这些青年护工身心俱疲。

其实,比邓颖早几届的朱干更早了解到养老工作的甘苦。

外省实习时,一天凌晨两点,一位老人突发疾病需要入院。她一个人全程处理,打120、护送上车、办入院手续、联系家属。结束时已是凌晨四五点。“做护理时下班总担心手机什么时候响起,最怕的是半夜电话。”1989年出生的朱干是长沙本地人,2012年4月她回到了家乡,依然从事这份工作,却体会到了另外一重风险。

在这个国企办的养老院里,一位80多岁的老人突然走失。摄像镜头里,身着红衣的老人大步流星,坐车远去。

同事告诉她,老人的行踪看似目的清晰想要回家,但因为有痴呆的症状,其实是找不到回家路径的。

朱干和同事心急火燎地来到派出所,才知晓该养老院已经发生多次人员走失。这次幸亏有好心人把老人给送回了。

大学生能干得下这个吗?

1991年出生的湖北姑娘彭丽慧,进入养老行业是因为入校时和老师聊天后一时冲动,从原本的护理专业转了养老服务的专业。热情洋溢的她,毕业后到了长沙市一家养老机构工作后,首先遇到的尴尬竟是不被信任。

护理老人不是轻快活儿,大学生也会发生一些“状况”。

今年7月,记者采访时,长沙数位养老机构发起人透露:有刚毕业的年轻人,看到严重溃烂的褥疮会呕吐,吃不下饭;做护理工作,需要频繁帮失能半失能老人移位,工作量吃不消得了腰肌劳损;帮助老人洗澡上厕所时,尴尬得“面面相觑”……

小彭被分配照顾6个老人,两个是需全护理的,其中一位80多岁老奶奶,有老年痴呆症,每天一吃东西就弄得特别脏。常常是换完衣服还没有洗净,等下查房发现又脏了,只好用湿毛巾擦拭。每天反反复复,让她苦不堪言。

“一个卧床老太太平素和颜悦色,不觉得有异样。”小彭说,家属却非常不放心:我们看到的护工都是四五十岁的,这样年轻的大学生能做这个吗?

勤快的小彭精心照顾老人3个月后,家属非常满意,但意外的一幕却出现了。

一天,老奶奶满怀热情地表示感谢,一定要塞给她一瓶牛奶3个香蕉。按规矩,护理人员不能接受老人的馈赠,但被拒绝后的老人大声嚷嚷:“不能这样看不起人。”情绪十分激动。

彭丽慧只好接下了,并告诉了同事们。

可第二天投诉就到了院领导那里――昨天热情友好的老奶奶转而愤怒地指控小彭偷了自己的牛奶等物品,弄得尽人皆知。

数年后,彭丽慧到了管理层时发现,这样的事情并不少,年事已高的老人思维已经不清楚,容易忘事,情绪转变也非常快。但从管理的角度,收受老人财务是绝对禁区。而院方对此抓得紧也有不能言明的意思:一天辛苦12个小时的护工每月收入就四五千元,一些来自农村的上年纪的护工,手头紧张时,偶发顺走老人物品的事情。

最悲催的是,作为在养老机构工作的大学生,起初的收入还不如来自农村的护工。彭丽慧来养老院时,只有1000多元的实习收入。正式上班时,月薪不过3000元。

早彭丽慧一年毕业的石磊则觉得自己更惨――沿海地区民办养老机构实习时他分文未有,单位只管饭饱。作为班上仅有的两位男学生,正式入职后,养老院的负责人还是高看一眼,将他带在身边,四处跑项目。“专业知识似乎没有用处,5年间把全省都跑遍了,都是开拓市场。”石磊自嘲,本来就不魁梧的身材,几年辛苦,把腿杆子都遛细了。

2012年,参加工作才一年的石磊跟随老板到永州市双牌县筹办一个养老院。4个筹备人员一边负责修缮场馆、清理卫生,一边做市场推广,挨家挨户发宣传单。当地多为老式楼梯房,最惨的一天,他累计爬楼120层,回到住处时感觉腿钻心地疼。

努力换来的回报也很暖心,原计划正月十五开张,结果被热情的市民强烈要求提到了大年初八。彼时,他们还没有招到足够的护工。“老人们被家属带着蜂拥而入,基本都是失能失智的。”石磊回忆,有些老人大小便失禁,没到卫生间就拉裤子。刚上岗的护理员哪见过这种场面,在旁边哇哇直吐,当场说要离职。

没有办法,作为负责人的石磊只能亲自上阵处理老人身上的污渍,帮他洗澡,还一边安抚情绪不稳的护工。

招人、手把手培训,搞好运营……石磊的努力赢得了老板的赞赏。几年间,他被提升为事业发展部负责人,将永州的经验和管理模式输出,在湖南湖北两省开发了10个专业养老机构。

在10月下旬的采访中,多位大学生告诉记者,在养老机构工作,薪水、社会评价、工作环境是影响执业的主要因素。能让人坚持下来的,就是与老人结下的友谊和成就带来的荣光。

在山东潍坊一家养老院执业的王丽花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临终老人。一家老两口都在养老院里生活,80岁的老奶奶悄然辞世。因为老夫妻是分楼层居住的,为了不影响其他老人的情绪,她和男护理员把身体僵硬的老人背上了5楼停歇,再联系家属。送走老人后,一贯胆小的她回过神来,后怕得难以入睡。

深为感动的老爷爷将小王视为亲人。即便其离开山东后,每年都定期坚持让护工与王丽花视频联系,直到2017年去世。

从护工岗位到护理组长、护理部长,带四五十个护理员照顾上百名甚至几百名失能、半失能者,繁琐的工作之中,王丽花与不少老人有了很深的感情。一位袁奶奶老伴过世,悲伤不已,很久都无法走出感情的低谷。小王则常常与她聊天,每周两次带她到社区散步,与人交流。经过半年努力,老人渐渐能正常面对生活。

“说人年纪大了记性不好,其实你的关心她都留在心里。”王丽花说,多年的实践让她明白,一个养老机构能否做好,更重要的是养老护理员的能力和责任心。关心养老院里的一线员工,把自己所学和体会无私传递,最终能辐射到老人身上。几年中,她从零开始,成功打造了几个颇有口碑的养老机构,也和更多的老人结成了忘年之友。

出于这种情感,王在生小孩后离开了专业机构,但一直对此恋恋不忘。她近年来办了一个慈善组织,整合志愿者、爱心企业、社区医疗机构,关怀一个盲人社区的老人,帮他们理发、修手机、打扫卫生。一进小区,那些老人一听她的声音就出来打招呼。“虽然他们无法视物,然而脸上开心的模样,真让人难以忘怀。”

石磊则认为,在学校读书时,都是提升理论素养,实践起来才明白养老行业的辛苦难为外界了解。作为养老机构的管理者,也看到更多的大学生进入这个行业。然而以他自身和其他学姐学妹的经历观察,大学生能否长久留在这一行业,取决于养老行业的环境提升、人员发展通道的开放。“长期在一个岗位或者一个机构,久而久之人会觉得倦怠”。